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吕鹏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吕鹏访问

2013-07-22 18:09:46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
A-A+

  姚泊敦:你的作品充满了不同符号的对比,比如是中、西方的对比,古、今的对比,男、女的对比。为什么要引用这些符号呢?符号间的对比又带出了什么的意思?

  吕鹏:这是跟我在大学时候的学习经历有关系的。因为我在大学时学习的是中国传统绘画,而我在学校(北京教育学院)教的也是传统的中国画,所以我在有关中国传统的东西上的考虑会比较深刻一点。同时候,我也看过很多西方艺术,对西方艺术比较了解,因此我希望以自己的方式,把东方和西方的文化艺术融合在一起。我希望别人看我的画时,看到的每一个局部,都是中国传统的样式。而组合在一张画时起来时,就成为了当代文化,这就是我的想法。

  姚:我也发现你的在作品,所表现的颜色比较艳俗,是什么原因影响到你的表现风格呢?

  吕:我以前学习的时候,对中国传统的壁画很感兴趣,而且在大学本科毕业之后,我还研究过唐卡绘画构成形式,对它的颜色---红色、绿色、蓝色、黄色的搭配和构图特点有过研究,所以把这些印素都放在我的绘画之中。

  姚:你的作品之中,也包含了裸体的人像,它们又具有什么的意思呢?

  吕:裸体本身没有什么意思。以前我画过一些身穿破烂衣服的人,他们身上的衣服有着很多破洞,那个时候有一种意思,因为我画的都是中国传统的衣服,而衣服本身带有中国传统文化的象征,因此它们暗示了中国传统文化在现代肢离破碎的状态。但具体上,人体是没有过多的意思。

  姚:什么因素影响到你的创作,例如是个人成长的经历,对政治、文化的反思,又或者是市场的需求?

  吕:这个问题比较大,我只能先从最容易的地方开始回答。首先我对中国传统文化非常感兴趣,我从小的学习就这样---书法、篆刻,我都做,而且我也生活在一个比较传统的环境,因此比较多接触到传统的文化,也有一点研究,这是第一;另外,当我真正接触绘画的时候,接触到很多西方当代艺术,包括西方的古典艺术,这些对我而言都很有影响,在我的画中也有所表现,而且这个表现是有历程的,可分别出几个时期,比如说在十六年前,我刚刚大学毕业的时候,我的画的风格都是黑白的,比较忧怨、比较深沉、含蓄,那个样式是从中世纪意大利绘画中得来的。之后慢慢的过渡到另一个时期,从唐卡、从壁画中衍生出新的感觉、元素,包括颜色、造型。从唐卡艺术中,我吸收到很多造型上的内容,例如人物之间交叉的造型。(什么是唐卡艺术?)西藏一种专门的绘画,有段时期我很感兴趣,所以看了很多。另一种是中国传统的壁画,我从这方面吸收了很多东西并融入到我的画作里,所以这就是我第三个时期主要做的工作,如果第二个时期是一个过度的话,那么第三个阶段就是比较成熟的阶段,一直到现在,包括我从2000年开始以丙烯在布面上创作的作品。

  姚:从你不同时期的作品看来,都有不同的参考对象,你认为模仿这些不同对象是学习的必须过程吗?

  吕:实际上不是模仿不同的对象,而是不同的时期有不同的关注点。我在这一个时期对一个对象很感兴趣,那么这些东西肯定会对我有影响,即使不去画,也会有影响。当到达下一个阶段时,虽然我对另外一些东西很感兴趣,但是我会把之前所受的影响延续下去。

  姚:你的作品,在国际艺术市场上都很受欢迎,当你创作的时候,会不会考虑到市场的需求呢?

  吕:这个应该不在的考虑范围之内。举一个最明显的例子:之前有一个画廊,他们买了很多我的作品,那时候我正想创作一些丙烯颜色的作品,他们劝告我不要这样做,认为这是耽误时间,因为要重新开辟一个市场,很麻烦。但是当时我的兴趣到了,不能停下来,结果我因此而跟那画廊终止了合作。但我认为很值得,因为这是我的兴趣所在。至于在作品完成之后肯定是要考虑到销售和收藏的事,那时另一个问题。

  姚:以丙烯颜色创作,已经在西方风行多时,以此作为创作媒介对西方市场而言,会不会失去了特色?

  吕:我开始的时候,并没有考虑这个问题,因为我觉得一张画对于市场而言,好不好,不取决于运用了什么材料,而是取决于你画得好还是不好。有一些收藏家,是很喜欢我现在的这些作品,另外有一些人,尤其是外国人,对我的作品是很感兴趣,我的一些比较大的、重要的作品都在外国收藏家手里,这就说明了你的画技如果是好的,用什么材料也没有所谓。

  姚:当初决定用丙烯颜色作为创作的材料,有没有特别的原因?

  吕:没有特别原因,只觉得有意思,想这样去做,去尝试。画了以后我才发现原来很多人都在搞这个(丙烯颜色),但是却展现出不同的方式。

  姚:你的作品所表达的到底是什么?

  吕:当然是个人的意见,而且不能单靠一、两件作品能够表达,而是靠一整个不同的系列,不同的阶段去表达,这是第一点。第二点,这是一个工作,我要靠这个工作生活,所以我肯定每天都要画画。也因为我每天都要工作,我的思虑便在我的成长当中,就像写文章一样。

  姚:你认为创作是你生活的一个部分吗?

  吕:对。我可以随时随地得到一个新的灵感,然后放在我的创作之中。我的作品都是一套一套的,而且我会给它们一个总名字,代表了一个总的想法,而之下就衍生了不同的概念,比如是“穿墙而过”、“声色江湖”,都是一些具中国特色的作品。我刚刚开始了一个新的,我准备叫作“功夫·鱼”。这是特别有意思的,因为在北京有一道很有意思的菜便叫作功夫鱼,这道菜要做很长的时间,把一条新鲜鱼煮得很烂,连鱼骨也吃不到。但我只利用这个名字,把它放在画里面。你可以念成“功夫鱼”,这感觉是一道菜,实际上是关于我对中国文化的感觉,而且还带点幽默。有一点是一直贯穿在我的作品之中,就是我不要太强的、某一方面的色彩,比如说政治、色情、幽默,我都不需要太强烈,我需要什么都只带“一点点”。二、三十年代,有些记者评论那个中国老上海导演蔡楚生导演的作品,就是说他有一点点对人类的良知,我觉得这个评语特别有意思。因为人本身是很复杂,不可能非好即坏,所以人经常是有一点点这,有一点点那,一点点其他的都放在一起,这才能够是一个人。所以我的作品都是有“一点点”的,有一点点政治色彩、有一点点色情、有一点点幽默,全都放在一起,然后变成了一种味道比较怪的东西。

1 2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吕鹏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