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吕鹏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采访吕鹏

2013-07-22 18:06:37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
A-A+

  时间:2004年11月22日

  地点:北京吕鹏工作室

  采访人:张朝晖

  张:你好,吕鹏,我们终于有一个时间坐下来好好聊一聊了。你能告诉我你的家庭背景与艺术有关系吗?

  吕:真没有什么关系,从我的祖父开始,我们的大家庭中有学医学的,学理工科的,几乎没有人学艺术或者画画。

  张:那么,你是怎样培养起自己的艺术爱好,并走上艺术家的道路呢?

  吕:其实我我小时侯最先接触的还不是画画,而是书法和篆刻。

  张:那是你多大的时候。

  吕:是初中一年级的时候。

  张:为什么是那个时候对书法篆刻感兴趣呢?

  吕:那时候的男孩子特别爱玩,只是将几门学校的课程对付一下就可以了。而课余爱好却特别吸引我们,首先是练武术,因为那时候正是武打片兴起的时候,我还随便练过一阵子。再有就是篆刻。因为当时我们家附近有一个石英厂,经常有些废料扔出来,我就捡回来,磨平一面之后,就可以在上面刻字。我当时还有一位喜欢书法和篆刻的语文老师,他发现我喜欢这个后,特别鼓励我,说我刻的很好,为此还专门到我家里做家访。让我的父母也支持我的爱好。但也没有特别在这方面发展,我喜欢的还是体育,什么跑步,踢球,拳击什么的。我初中毕业时还差点被保送体育学校训练。

  张:你什么时候开始有在画画方面发展的清晰的想法呢?

  吕:初中的时候,因为有美术方面的兴趣,上过各种课外爱好的美术班。同时,自己找来《芥子园画传》来临摹传统国画,这方面的兴趣是蛮大的,虽然没有任何人指导我,全靠自己的揣摩。对画石膏像和色彩写生反而不是特别好。所以很羡慕那些能将石膏像画的很象的同学。但真正系统地接受画画方面的训练还是在高中时开始的。因为高中时我上了北京的201美术职业高中,我们是第一界美术学生。

  张:上美术职业高中的时候,你有没有发展职业艺术工作的想法呢?喜欢国画还是油画呢?

  吕:我们职业高中的老师全是美术学院毕业的高才生,校长的心劲也特别高,要把这个学校办成美术高等院校的预科班,做美术学院的第二附中。中央美术学院毕业留校的老师要先到我们学校任教一年,包括陈平,曹力,李洋,宋小明等。

  张:在三年的学习期间,你画什么画比较多呢?

  吕:画国画多,第三年的时候,我们就开始分专业了,像国画,油画,设计,雕塑等。我自然选择了国画专业。

  张:为什么不选油画,油画专业似乎一直挺时髦的,学习成绩最好的一般都选择油画。

  吕:但我上学之前,就喜欢国画,到学校以后,画了很多作品,包括学校食堂,会议厅,办公室等地方都挂过我的作品,有山水,花鸟等。

  张:你考的美术学院的国画专业么?

  吕:1986年职业高中毕业时就考美术学院,但因为成绩不是特别好,就等第二年准备再考。因为1987年我同时考了北京师范学院美术系和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按照当时的政策,师范院校提前录取,所以我就被师范学院录取了。后来知道,考美术学院的成绩也很好,但只有上师范学院了。

  张:你什么时候有意识去看各种美术展览呢?

  吕:是上职业高中的那两年,是85和86年。

  张:有什么样的展览或者作品对你的印象很深么?

  吕:我记得是张元的一张亚当和夏娃的那张巨幅作品印象很深。

  张:那是1985年在中国美术馆举行的“前进中的中国青年美术展览”。

  吕:没错。

  张:你在师范学院美术系学习什么专业呢?

  吕:是人物画专业

  张你毕业以后做什么呢?

  吕:毕业之后,我到北京教育学院做美术系老师,一直干了很多年。

  张:能谈谈你的家庭背景吗?

  吕:是这样,我父亲是地道的江西人。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北京来工作,工作后认识了我妈。我母亲是北方人,所以我是一个中国南北方的混血儿,我在北京出生并张大,但从来没有回过江西,所以北京也就是我的老家。我是在北京东部的双桥一带的工厂区的宿舍大院里张大。那边原先都是楼房,没有小区的概念,部队和机关大院的概念也比较淡漠,所以我们一起玩的一些孩子来自很广的范围,大家也可以到很远的地方去玩。

  张:你父母工作的是什么工厂呢?

  吕:我父母在内燃机机总厂,那边还有起重机厂,开关厂,工业设备厂等。都是五十年代建立的工业区。

  张:你对北京的重大政治运动和事件还有什么印象吗?如文革,四五天安门事件,粉碎四人帮等等?

  吕:我印象特别深的是1976年冬天,我上一年级的时候,周总理去世。我们凌晨三点钟就被叫起来给周总理守灵,那时,每个学校都设有周总理的灵堂,学生们分别为他守灵,手里还拿着红樱枪。那是我第一起那么早的床,同时也很晚才回家。

  张:天安门时间没有什么印象吗?

  吕:有,但不是特别深,因为那时候还小,一点都不懂事。那天,也就是四月五日那天,我爸爸还带我去了广场,我印象特别深的是,从很远处就可以看到有人在慷慨激昂地讲演,还将手指头割破了,写了血书。手留血比较可怕,所以有印象。

  张:后来有西单民主墙,中国美术馆前边的星星画展等有印象么?

  吕:那还没有,我当时活动的中心在管庄,定福庄一带。城里都很少去。

  张:你几乎主要早北京东部郊区的工业区张大,并一直在那边玩。

  吕:对,所以,我对姜文演的哪个《阳光灿烂的日子》特别有共鸣。我小时候也同样生活在那种大院环境中,虽然不是部队的大院,但大人们白天上班之后,大院内空荡荡的只剩下一群孩子,就是那种感觉。不象现在这样,到处都是人。

  张:什么时候开始创作像《风尘三侠》这类武侠类题材的作品,为什么对这种题材感兴趣呢?

  吕:这些东西在我小学三四年级和初中的时候,电台里正是在热播长篇历史评书的时候,象刘兰芳,善田芳等著名的评书演员的《说岳全传》,《隋唐演义》,《水浒传》,《三国演义》等,我都特别喜欢。特别迷恋那些武艺高强,杀富济贫的英雄好汉。所以也爱找这样的图片来画。直到今天,我还是特别喜欢听,别人画画时找轻松的背景音乐,但我则喜欢评书作为自己常听的。

  那时候,心目中的理想人物就是这些英雄豪杰,有一身的工夫,云游四方,除霸安良。那时候我们一群小伙伴到现在的劲松那边的工地上去玩打仗。

  张:你什么时候将武侠的故事背景换上今天的人物形象呢?

  吕:那是比较晚的时候,大概在94或95年的时候。因为从1993年的开始,我和魏东,梁长胜,一起做了一系列的《风尘三侠》的展览。那时候开始做这样的作品。魏东现在在美国,梁长胜则做拍卖公司和艺术收藏工作。

  张:那一个展览比较重要呢?

  吕:94年我们三个人在外国朋友的家里面办了一个规模大一些的展览,很受欢迎,我的作品几乎全卖出去了。下半年的时候,又在美术学院附中的当代美术馆,国际艺苑美术馆办了联合展览。马上,展览又被美国的亚洲艺术促进会请到美国去办展览,97到98年我们的作品在美国各地巡展了一年。

  张:哈哈,你们这是典型的外交公寓展览。这类展览当时还有很多。毕竟当时的条件下,中国艺术家的展览机会太少了。这些展览大概奠定了你的一种风格。你的作品似乎已经不在是国画范围之内,虽然看起来还是工笔画的技术。将现实社会和传统武侠小说的内容放在一起,看上去有点象魔幻现实主义的味道。

  吕:我从大学毕业的毕业创造以后,到大学毕业后的一些年,我的主要的创造精力多放在水墨上,尤其是水墨人物画上。加上积墨和泼墨的写生性尝试。只是后来,题材才有了当代的内容,一开始是用单纯的水墨来画当代人物,后来,使用色彩,而且色彩的成分越来越重,也就看起来像重彩画。以后,又从工笔画转到画布上,也使用油彩和丙稀颜料。各种颜色材料混合使用,但大量的使用的是中国的中国画材料。

  张:你觉得在材料和媒介方面自己有独特的创造性的发现和使用?

  吕:有啊,比如有一种纸就是我较早使用的。例如彩色的云龙宣,里面带有经脉的,以前中国画家不使用这种纸。日本朋友告诉我,这种材料在日本是用来做包装和装饰纸用。

1 2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吕鹏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